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比消費券威力大多了,深圳發千萬數字人民幣紅包,意欲何為?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鄧雅蔓 | 深圳報道

10月9日0時起,深圳發起一場“促消費+數字貨幣試點”的雙重惠民活動,引發了一輪搶數字人民幣紅包的熱潮。

此次活動面向所有在深個人,無論是否擁有戶籍,只要能通過登記抽簽方式,即可為中簽者發放1000萬元“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其中每個紅包金額為200元,紅包數量共計5萬個。

活動參與過程并不復雜。想參與此活動者,可通過“i深圳”APP平臺登記個人姓名、手機和身份證號,并通過平臺給予的確認碼申請抽簽(截至10月11日8時)。

和不少深圳人一樣,記者也忍不住親自體驗了一把抽簽搶數字人民幣紅包的“忐忑”。

1009_1_副本

申請人民幣數字紅包的規則說明

此次活動對于手機號和身份證歸屬地并無太多要求,記者此次就使用了北京的手機號碼注冊,只要是中國大陸手機號和二代居民身份證即可。但要求預約登記時所處地理位置在深圳市行政區域內(含深汕特別合作區),所以如果抽簽系統讀取位置發現手機所處地理位置不在深圳,就無法預約抽簽。

抽簽結果出來也比較快,預約登記信息提交后,“i深圳”系統將在2小時內完成審核。

1009_2_副本

登記抽簽1個小時后,記者通過確認碼查詢到,自己并未中簽。

不過,對于五萬個“幸運”的中簽者而言,要真正使用到數字人民幣,還需要經過好幾輪操作。

10月12日18時起,中簽人員將陸續收到中簽短信,他們首先需要根據短信指引下載安裝“數字人民幣APP”;緊接著,他們還要注冊登錄并開立預約時所選銀行的"個人數字錢包";然后,“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的200元才會自動歸屬于他們的"個人數字錢包"。

數字人民幣紅包的使用范圍和時間也有著一定限制。比如,此次紅包只能在深圳羅湖區轄內已完成數字人民幣系統改造的3389家商戶使用,既不能轉給他人,也不能兌回至本人銀行賬戶,比微信紅包未有人領取直接退回銀行卡的規定要嚴格。

此外,與微信紅包相比,數字人民幣紅包的有效期更長,有效期為10月12日18時至10月18日24時。超過有效期未使用的紅包,將由數字人民幣系統統一收回,對于中簽者可謂是“不花白不花”。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數字人民幣紅包領取和使用無需綁定任何銀行卡。只是當使用金額超過紅包金額時,需要使用工、農、中、建四家行中任意一家的銀行卡對錢包進行充值或綁定錢包。

千萬紅包只是“毛毛雨”,數字人民幣布局才是重中之重

相比于此前深圳市政府動輒億元級的消費券,此次千萬的數字人民幣紅包可謂只是“毛毛雨”,但其里程碑意義不可小視。

據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網站消息,本次發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由深圳市羅湖區出資,既是深圳市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期間,為刺激消費、拉動內需開展的創新實踐,也是數字人民幣研發過程中的一次常規性測試。

深圳市政府并不是第一次推行數字人民幣,也不是首個推行數字人民幣的城市。

10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在本周一的 SIBOS (SWIFT International Banker'sOperation Seminar)銀行和金融會議上表示,目前數字人民幣已達到共計11億元的試點交易額。

他表示,深圳市政府曾使用數字人民幣紅包獎勵大概5000名參與治療新冠肺炎病毒病人的醫護人員。與此次活動一樣,該紅包同樣是在深圳羅湖的指定商戶使用。

截至今年8月底,國內的數字人民幣已實施了6700多個用例,涉及從賬單支付、運輸到政府服務的交易。

從試點區域來看,目前數字人民幣已在深圳、蘇州、雄安和成都試點,未來將在2022年冬奧會內進行內部場景封閉試點測試。

9月6日,《中國(雄安新區)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建設實施方案》公布,提出鼓勵跨境電子商務活動中使用人民幣計價結算,探索數字貨幣跨境支付。

繼深圳和雄安等四地后,北京有望成為下一個推行數字貨幣的城市。9月21日,《中國(北京)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發布,方案提出,支持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設立金融科技中心,建設法定數字貨幣試驗區和數字金融體系。

數字人民幣本質上與電子支付不同

數字人民幣近期之所以加速推行,與人民幣匯率的雄起不無關系。

10月9日早盤,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升305個基點,報6.7796。其中在岸人民幣強勢爆發創去年4月以來新高,離岸人民幣升破6.71關口,創下去年5月份以來的新高。

從全球來看,目前俄羅斯、英國等國的央行都在研發數字虛擬法定貨幣,但是中國率先進入測試階段。

此外,全球官方對數字貨幣尚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從廣義來看,數字貨幣作為一種電子貨幣,具有支付和流通屬性,可以作為紙幣的替代品。

但截至目前,尚未有一種數字貨幣得到國家央行授權,享有與紙幣同等的法律效力。

“數字人民幣的應用將打破我們在零售場景的交易壁壘,使得交易更便捷。”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郝毅表示,以支付寶和微信這兩個第三方支付機構為例,兩者為了為了競爭,設置了交易壁壘,比如在各自的應用場景中屏蔽對方的支付方式,造成了交易障礙,從而增加了用戶額外的支付成本和使用負擔。

此外他還提到,數字貨幣雖然可能與電子支付方式感受類似,但是兩者從本質上還是有著較大區別。

比如,雖然類似微信、支付寶等支付平臺都使用電子支付方式,交易時所用的錢都是通過銀行賬戶而來,也就是說錢實際上還是對應著一張張紙質鈔票。

“數字人民幣因為其法定貨幣無限法償能力的優勢,運營機構無法通過人為設立交易壁壘鞏固優勢。”郝毅稱,商戶不需要加盟某第三方支付機構搭建的支付生態,有助于市場公平競爭,而市場公平競爭帶來的價格下降、質量提升也將直接惠及消費者。

責編:楊百會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