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公司 > 正文

日本雜貨店LOFT疫情期間來上海開店,首日營業額破日本紀錄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 | 上海報道

 

視頻:王雨菲

說起已有30多年歷史的日本國民生活雜貨店LOFT,去過日本旅游的人一般都不會陌生,它那醒目的黃色店招經常出現在日本街頭的核心商圈,131家店鋪的年銷售額高達1200億日元。曾有雜志將其評選為“讓你一見鐘情的五個日本百貨店”。

今年7月底,LOFT的中國區總部正式入駐上海靜安區同樂坊,并在上海徐匯區美羅城開出面積1000平米的首家海外直營門店。開業當天需要排隊限流進入購買,創造了日本同種規模LOFT店鋪開店首日迄今為止最高的營業額。LOFT總經理莊野桂一郎近期在上海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專訪時對此直呼“意外”。

莊野桂一郎:中國消費者購買力高于日本人

“開店第一天的銷售額超過了60萬元,比我們預計的要高出一倍以上。這個銷售額一連持續了幾天。在日本,LOFT的確很受歡迎,但從來沒有出現像上海這種消費者排隊購買的狀況,這也反映了中國市場規模之大,以及大家對我們的期待,我們非常感動。”莊野桂一郎說,“我們在上海開設了1號店,今后也會繼續開設2號店、3號店,這里是非常巨大并且有魅力的市場,我們今后一定會在這里加大投資,鞏固中國事業的基礎。”

莊野桂一郎向 記者介紹道,日本LOFT的商品單價并不高,均價約800日元,在日本的人均購買客單價為2000日元左右。不過,中國顧客的購買力更高一些,平均客單價在人民幣200元以上(約合3100日元)。

“關于商品的供應商,基本上和在日本經營的商品是一樣的。比如日本LOFT店鋪里有某公司的筆記本,那么中國LOFT會在國內選擇該公司在中國的子公司來進行采購,以確保與日本LOFT的商品一致。日本直接進口的商品占10%左右。”莊野桂一郎介紹說。

疫情期間2個月實現跨國開店,如何實現?

從2年前開始,莊野桂一郎幾乎每個月都來中國調研。

他回顧道,即便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LOFT也沒有放慢拓展中國市場的腳步。“中國政府盡早采取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為我們開店提供了一個相當好的時機。”

從去年10月有意向到今年4月底簽約,只用了6個多月的時間,LOFT就完成了從日本向中國拓展店面的布局。為了確保LOFT中國區總部的順利入駐以及首店的開業,上海靜安區政府各部門無縫銜接、組團式服務、優化審批流程,將政策效應最大化,切實增強了企業的幸福感。

上海同樂坊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湯燁勍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回顧說:“LOFT其實早在上??粗辛艘惶庌k公樓,但后來因為場地無法按時交接,不得不另外尋找。我當時和朋友交流中無意間得知了這個消息,就與LOFT方面接洽,正好我們園區有一棟樓,一家意大利企業因為當時意大利疫情嚴重改變了租約,我們與LOFT方面可謂一拍即合。”

同樂坊誕生于百年前的弄堂工業集聚區。近年來,上海市靜安區政府持續引進優質企業資源,開發閑置廠房,打造集生活、工作、娛樂于一體的同樂坊文化創意園區。而今,這里跨國公司總部代替了原來的小作坊,個人工作室代替了原來的學堂。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LOFT當時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入境簽證。”湯燁勍說,“4月底一完成簽約,6月日本方面就要派人來正式進駐,但來的人要有10位,逐一辦理時間太緊,我們就聯系區商務委、區外辦發送商務邀請報送市外辦審批,用最快的速度為LOFT企業的高管發出簽證邀請函。當時航班機票也非常緊張,LOFT企業的高管不得不分了好幾批來上海,區外辦安排人員到機場接送至隔離點集中隔離14天,最終得以順利在上海辦公。”

“我們確實得到了來自上海市行政人員,特別是靜安區商務委的大力支持。通過本次對上海市場的布局,我們親身感受到了整個城市的支援。今后為了回應大家的期待,我們會更加努力。”莊野桂一郎對記者說。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