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區域 > 北京 > 正文

未來中國城市設計“靈魂”何在?北京城市副中心副總規劃師這樣說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 | 上海報道

 

視頻:王雨菲

8月30日,《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街區層面)(2018年—2035年)》正式發布,對“建設一個什么樣的首都,怎么建設首都”的重大問題作出解答,首都規劃建設從此進入新的歷史階段。業內人士如何看這份規劃?未來中國城市設計的“靈魂”又在哪?

9月初在上海,AECOM亞太區高級副總裁、北京城市副中心副總規劃師劉泓志為了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專訪,改簽了原本飛往成都的機票。在過去三十年的專業生涯里,劉泓志主持參與的海外項目遍及韓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埃及、土耳其及新西蘭等地,在中國較為著名的項目有:北京通州副中心總體城市設計、雄安新區啟動區國際城市設計、北京南中軸城市設計等。

存量時代重新梳理首都公共資源空間配置良機

劉泓志認為,首先,此次發布的首都功能核心區規劃,是建國以來首次針對首都職能優化與資源配置的規劃,也是第一次東西城合并編制的規劃,而且具有法律效力。這標示著北京進入了“首都”新建設時代。

其次,從定位上,與北京市2035總規對比,可以看出首都功能核心區占據了“四個中心”定位中的三個,這表明核心區的發展將延續自1957年總規發布至今的總體方向:政治、文化、國際交往。

“我注意到規劃同時也提到了建設國家首都形象,也就是說國家形象需要由核心區集中突出體現,那么國家首都形象是什么,如何體現?我相信每一個城市專業從業者都會就此貢獻出自己的答案。”劉泓志對記者說。

劉泓志指出,以上要點其實引出了自2016年副中心建設以來就一直留存的問題,即如何梳理“都”與“城”的關系。副中心是在已建成區建立新城,難度不同,標準也很高;而核心區多年以來都無法有效地補齊公共服務短板,提升市民的生活便利性與品質,因此這一次的規劃是一次良機,是重新梳理首都公共資源空間配置的難得機遇,更是平衡融合城市生活的原真、展示首都未來形象的重要挑戰。這也可以實際回應中央的減量提質要求:減在哪里?提在哪里?毋庸置疑,基礎設施才是核心,公共服務是關鍵抓手。

因此,劉泓志提出,中國的一線,或超一線城市早已進入存量時代,北京應該通過這一難得的“控規”來實現自己特有的城市更新路徑設計與頂層設計,尤其是老城。接下來,是機遇也是挑戰,規劃中談到的政務功能與城市功能的整合——首都如何成為首善之區就是體現于此。“相信這是時代留給我們的考題,我們要以歷史的價值和未來的眼光去慎重回答。”

“以基礎設施為導向,我們建議通州沿著京杭大運河再建一個中心”

基于副中心地理區位的客觀因素和分散城市壓力的主觀需求,當年,劉泓志提出了以基礎設施為導向的城市副中心規劃設計方案。該方案最終成為政府項目征集競賽的優勝方案,劉泓志亦被任命為北京城市副中心總體城市設計綜合方案副總規劃師。

在劉泓志看來,北京通州最初的“問題”是一直被稱為“臥城”。即北京作為首都吸引了全中國的資源,許多人因為市內房價太高,選擇住到通州,但通州能夠提供的工作機會與居住的單元數量完全不匹配。于是,在早晚高峰時可以看到“鐘擺式”的通行人潮,早上有20~30萬人從通州向市中心移動,下班時,這群人從市中心移動到通州,中間的時間段通州基本上是沒有活力的。所以作為一個副中心,它并不是行政中心轉移的簡單概念,而是希望把通州副中心建設成為一個更宜居的、更全面的城市。而通州已有的環境品質、基礎設施,面臨的不是一個全新的開始,而是如何升級、銜接,能夠有更高的服務能級,提供更新的服務品質。

劉泓志指出,通州的起源來自于京杭大運河,在歷史的過程里,運河其實是這個城市的命脈,也是基礎設施。如今我們不仰賴水運,運河功能如何過渡到現代,而不光只是作為一種景觀條件,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所以我們在規劃設計里面在運河設計方面,還是希望建立人與水更親密的關系,讓過去運河與城市的關系,在現在跟未來都有好的體現。我們保留了原來的一個核心,建議新的副中心里的核心區做轉移,有一個新的中心。但是不僅如此,我們建議還有一個未來的中心,都沿著運河。”劉泓志向記者詳細描述了他當時在設計方案中給出的建議。

采訪中,劉泓志提出了未來城市規劃的重要理念,即“留白”。他認為,留白的概念不是消極的,而是積極的。“我們相信有些土地資源跟應用沒有辦法在這個時代完全了解,相信我們下一代的智慧會超越我們,不需要在這個時候做盡(設計完)所有的事情。當然,落實到實際的項目上是非常有挑戰的,但我們還是盡力在做。”

劉泓志認為,新冠疫情讓人們明白這樣一個公共健康事件的影響有多大,但平時又不可能把90%的資源都放在準備下一次大事件上,怎樣去平衡好平時跟“戰時”的這種資源分配?最好就是為這樣的突發事件做出預留,城市設計也是如此。

雄安新區已經設計了自動駕駛道路

劉泓志表示,他的規劃理念靈感大多來自于世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城市體驗。

劉泓志透露,在雄安的方案之中,他們花了很大篇幅提出如何利用更好的科技,例如自動駕駛,來疏解目前對私家車的需求,因此對道路的要求可能跟現在傳統的不一樣,停車的方式也會不一樣。

“雄安新區已經有設計自動駕駛的設施,包括路面。怎么樣從傳統的交通模式逐漸進化迭代到未來的模式,能夠適應現在與未來的基礎設施與城市設計,那才是最大的挑戰。純粹描繪一個美好的愿景,那是容易的,我們下了比較大的功夫,目的不是在描繪未來,而是怎么讓未來跟現在可以銜接。” 劉泓志說。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