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史上最嚴”固廢法來了

工業固廢處理為何這么難

專家解讀:結構性矛盾突出,未來方向或為高端產品打造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日前專訪了國家建筑材料工業技術情報研究所所長、建筑材料工業技術監督研究中心主任徐洛屹,就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相關話題請專家進行了深入解析。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慧敏 | 北京報道

9月1日,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以下稱新《固廢法》)正式實施,這引起環保領域乃至全社會的強烈關注。新《固廢法》明確了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堅持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原則。

然而從當前的情況來看,這一目標的實現仍有巨大的挑戰。生態環境部《2019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指出,2018年,200個大、中城市一般工業固體廢物產生量達15.5億噸,綜合利用量只有8.6億噸(其中包含往年貯存量),8.1億噸(包含往年)未處理被貯存待未來處理,還有4.6萬噸被傾倒丟棄。

從目前綜合利用、處置情況來看,缺口明顯。這一方面對自然環境和環保工作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另一方面,其中蘊藏的巨大市場機會和經濟效益也使固廢處置利用行業成為風口,近兩年來多家大型央企、民企密集進入或加大在該市場領域的投入。而業內認為,“史上最嚴”固廢法的實施將使違法成本顯著增加,將極大提高相關主體固廢處置利用積極性,固廢領域全產業鏈將受益于新《固廢法》的實施。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固廢處理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十三五”末,我國在環保領域的投資將達到17萬億,其中固廢領域的投資額達到4.5萬億元。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日前專訪了國家建筑材料工業技術情報研究所所長、建筑材料工業技術監督研究中心主任徐洛屹,就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相關話題請專家進行了深入解析。

上億噸工業固廢亟待處理利用,生態環境影響大

“工業固廢主要包括粉煤灰、煤矸石、工業副產石膏、冶金工業固廢等7種大宗工業固廢,每年產生的量非常大。”徐洛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招商銀行研究院此前分析指出,2018—2020年我國一般工業固廢產量將分別達 27.3 億噸、28.7 億噸、30 億噸。

通常情況下,對一般工業固廢的處置方式主要為綜合利用、處置、貯存及傾倒4種。

徐洛屹以工業副產石膏為例,詳細分析了目前該類固廢的綜合利用情況及難點、熱點問題。

“我國工業副產石膏每年的產出量在2億噸左右,而目前每年石膏的用量約在1.2億噸,主要就是使用工業副產石膏??梢哉f,工業副產石膏差不多利用了一半,還有一半沒有利用。”徐洛屹表示。

“工業副產石膏是怎么產生的呢?一般燃煤電廠在燒煤時會排放二氧化硫,二氧化硫會造成酸雨等空氣污染。在環保政策的要求下,現在電廠對排出的二氧化硫要做脫硫處理,就是用石灰石進行脫硫,用石灰石里的氧化鈣與二氧化硫發生反應,就生成了硫酸鈣固體,從而減少向空氣中排放二氧化硫。而這種處理方法生成的硫酸鈣與天然石膏的成分類似,就形成脫硫工業副產石膏。除了脫硫石膏以外,還有磷石膏、鈦石膏、鹽石膏等工業副產石膏。”徐洛屹解釋。

“因為資源枯竭和環境保護的原因等,天然石膏礦在東部幾乎已經都關停了。所以現在對于我國特別是對東部地區來說,主要是工業副產石膏應用和處理問題。”徐洛屹談道,“與脫硫石膏相比,磷石膏的應用難度比較大,磷石膏是磷肥廠的副產物,通常生產一噸磷肥,就會產生4噸的脫磷石膏,比肥料本身產量還高。云、貴、川、鄂這4個省就集中了我們國家主要的磷礦資源,大型磷肥企業都集中在這些地區,如云天化,貴州的開磷、甕福等磷肥生產企業。”

徐洛屹進一步談道,“磷肥企業處于長江上游,它產生的磷污染會進入地表水,通過地表水進入長江,危害很大。國家近年來出臺了很多長江流域水污染治理政策,其中就包括對磷石膏的治理。”

“除了污染水資源,處理不完的磷石膏作為固體廢物堆存,不僅污染土地,還有潰壩等極端危險。”徐洛屹說。

結構性不平衡

成為綜合利用關鍵難點

部分工業副產石膏處理難度大、成本高,成為對其綜合利用的難點之一。

以磷石膏為例,磷石膏里的雜質非常復雜,很難處理,主要處理方式是通過水洗把里面的雜質洗出來,但是這樣一來,成本就很高。

“現在業界也在研究怎樣不需要水洗簡單處理磷石膏,這是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頭疼問題。不過,好消息是,經過十幾年技術的發展,從早期對工業副產石膏不敢用、不會用,用的量不大,到現在已經逐步變成石膏領域80%使用的是工業副產石膏。”徐洛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使用量的提升顯然是個利好。不過,與此同時,當前在工業副產石膏利用方面最棘手問題也逐漸凸顯,即供需的結構性不平衡。而這成為進一步增加工業副產石膏綜合利用規模和效率的關鍵難點。

“如脫硫石膏在東部地區應用消納得比較好,而在西部地區,應用的情況不好,主要是電廠遠離城市,當地市場消納不了,而銷往外地運費太高。”徐洛屹解釋。

磷石膏方面的結構性矛盾更是顯著。

“云、貴、川、鄂磷礦、磷肥企業集中的地方,即磷石膏的主要產區,基本都不靠近城市,都在比較偏遠的地區。”徐洛屹談道,“在這種情況下,當地石膏產業完全消納不了這么大的量,往中東部地區運輸運費又太高。近兩年長江治理等環保措施越來越嚴,要求這些地區的生產企業生產出多少磷石膏,就得處理多少,不許堆存。巨大的產出量及較高的處理成本,對磷肥企業產生了較大的壓力。”

“而對于云、貴、川等地區來說,磷肥產業可以說是支柱產業,磷肥生產不能停產,有些地區就出臺政策鼓勵大量使用磷石膏。各種措施下,其實仍然不能完全解決當地磷石膏的利用問題,仍然存在較大的處理壓力。”徐洛屹表示。

探索高附加值利用方式

當前,對工業副產石膏、粉煤灰等工業固廢最大的利用消納行業就是建材行業。

“每年我國綜合利用的1億多噸工業副產石膏,基本上都是建材行業處理利用的。其中,有8000多萬噸是在水泥生產領域利用,用作水泥緩凝劑等。還有4000萬噸左右,用來做石膏板等建材。”徐洛屹介紹,“但是做石膏板等建材產品也受到運輸半徑等因素制約,如果上下游企業距離太遠,會導致運費成本提升,影響盈利,一般也是就近生產出售。”

“生產一般性的建材產品只能獲得一般收益,所以利用工業副產石膏生產高附加值的產品應是今后的發展方向,比如生產層次更高的抹灰石膏、自流平石膏、高強石膏等建材產品。有些非建材類的高端石膏產品效益更好,比如醫用的牙模石膏,一噸可以賣到幾萬塊錢;再有一些如教學用模型、陶瓷模具、金銀首飾模具等石膏產品,價格也都很高。” 徐洛屹表示。

不過,徐洛屹也指出,“目前,高端石膏產品領域有些工藝水準,我們國產石膏產品還達不到,一些高端產品還需要進口,如何提高工藝水平,打造高附加值石膏產品還需要相關行業企業進一步努力。”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7期)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