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600萬外賣騎手成“高危職業”,平臺和消費者誰之過?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冰 周瑞鋒 鄒松霖 | 北京報道

9月8日,一篇名為《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的文章在社交媒體刷屏,文章通過半年的調查,以數十位外賣騎手和相關行業人士的經歷,展示了數百萬外賣騎手在系統算法的驅使下,為了完成訂單而奔走搏命的狀態。

為什么外賣騎手總是如此“著急”?外賣騎手怎么就變成了“與死神賽跑、用生命搶單”?外賣平臺為何要用算法把外賣騎手“逼”成生死時速下的高危群體?(來自全國交警部門公布的數據顯示:外賣騎手已經成為最危險的“高危職業”之一)

1

攝影:《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這與“外賣平臺越來越短的配送時間”和“外賣騎手越來越多的交通事故”顯然是有關聯的。

對于外賣平臺來說,算法越智能,系統越有效率,成本就越低,利潤就越高,用戶滿意度和留存度也就越高……

對于外賣騎手來說,用時越短,就跑單越多;準時率越高、滿意率越高,就級別越高、收入越高……

系統“計算”出的配送路線和配送時間是冰冷的,不包含現實的溫度。每一個騎手都要在安全和收入之間做出權衡。

來自美團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騎手就業報告》顯示,目前,美團的騎手總數達到295.2萬人。而餓了么蜂鳥即配官網顯示的騎手數量則為300萬人。這意味著,全國有至少600萬外賣騎手,正面臨著這樣的選擇。

9月9日凌晨,餓了么通過官方微博宣布,將于近期發布新功能,其中之一是在結算付款時增加“愿意多等5分鐘/10分鐘”的自主小按鈕,消費者可以選擇也可以不選擇,餓了么會為按下按鈕的消費者提供紅包或吃貨豆等權益。 

餓了么聲明_副本

如果外賣慢下來、晚一點,你能接受嗎?

就此問題,《中國經濟周刊》集納網友態度和觀點,“我愿意”者聲量很高,“不買賬”者亦有理有據。

我愿意

@想養大橘子 :愿意的。有太多不可控因素。有一次點餐是店家現做,拖了20分鐘,騎士一直打電話道歉,也一直說具體進程。都不容易,互相尊重。

@啵神愛摩托:誰也不容易!安全還是第一!將心比心、我愿意等!

@躺著會有早餐吃嗎:作為顧客當然愿意!(“超時壓迫”這個事情我覺得是畢竟多方有意和無意的合謀……所以,更希望派單和路線規劃更合理,競爭機制更溫和,安全保障更完善。)我可以多等很多分鐘,但這些時間要真正用在讓騎手們可以安全送餐上。

@不夠的還不夠:愿意,但是希望你們可以稍微加強一下送餐小哥送餐時的交通意識。逆行,闖紅燈,街道亂竄不僅對他們生命很不負責,而且對于路上的行人車輛也會造成嚴重后果。不著急這一分鐘吃飯,更注重這一分鐘的安全。

@十三月_is :哇 真好 這樣我就不用每次都備注不需要趕時間的話了

不買賬

@貝貝TakeItEasy :我給他多5分鐘,他不會用來開慢點走慢點,遵守一下交通規則。只會用來再多接一單。治標不治本。

@水之吟苑:平臺不愿意多給自己的員工增加時間,卻要消費者買單,這是合理的訴求嗎,我有點搞不懂了,是消費者做錯了什么嗎?

@五道口小白龍 :系統是死的,但做系統的人是活的。明明是在和行業對手的競爭中不斷壓縮時間壓榨騎手爭取用戶以及最大化榨取剩余價值,還要用最后一句話來道德綁架消費者——給騎手加工資和給用戶超時補償是不是也是對努力生活的人的尊重?資本的嘴臉便是如此。

@藍莓的果醬瓶-叫我李夫人:我少給錢了嗎?不多雇點騎手不多安排10分鐘,現在要消費者來諒解騎手?平臺賺著錢拿著好名聲還轉嫁矛盾,真是打得一手好牌。

@苗疆戰神史努比:啊就這?搞了半天還是把壓力給顧客,自己什么都不用擔哦?然后繼續給逆行路線,出了事讓騎手怪顧客不等?確實是資本家

@Hello傲寒:好一招道德綁架

每個為生活奔波的人,都值得被善待和尊重。

但誰不是呢?

編輯 | 楊百會

責編 | 鄒松霖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